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R稿生活 >一辈子的好友,来自「让人想念的距离」

一辈子的好友,来自「让人想念的距离」

2020-06-14 人气:316

还记得在妳读高中时,某天我接到学校打来的电话,说有要事商量。只要是学校提出面谈,家长都会担心孩子在学校出了事。果不其然,放学后妳悄悄地跷了晚自习。询问理由,妳说是因为天气太好,不捨得留在教室里,所以和朋友一起去汉江河堤坐船游玩。当下的我笑了,是啊,那天的确是用来读书实在可惜的绝佳天气啊!

一辈子的好友,来自「让人想念的距离」

虽然我对老师道了歉,也承诺会教导妳、未来不再发生这种事,但坦白讲我并没有想要这样做。如果妳是自己一个人闯祸,我可能会很担心,可是妳是和朋友有了一件难忘的回忆,所以我想就算了吧。

原本很担心妳是独生女,在交友方面会不会遇到问题,但当我得知有朋友和妳一起闯祸时,其实我反而感到开心。因为学生时代交的朋友,会是日后每当妳面临人生大小事时,与妳一同分享喜怒哀乐的珍贵朋友。

妳和她的「友情距离」是多少呢?

女儿啊,对妳来说朋友是什幺?

男人常说:「能为我两肋插刀的朋友才是真心好友。」「悲伤可以和任何人分享,然而能够分享喜悦的朋友并不多。」但女生通常会说:「我们之间有什幺话不能说呢?那就称不上是朋友啦!」女人与男人对友情的定义有些差别,对女人而言,友情里不可或缺的元素就是聊天。要好的女性朋友会分享彼此生活大小事、最新流行、社会议题等,只要是能分享的话题全都能聊。

敏镜小姐与同事庆和小姐已是三年的朋友,同龄加上趣味相投所以很有默契。除了彼此分享日常大小事,还会聊男友、家人以及不敢对他人说的祕密。维持这样良好关係已好一段时间,但某天庆和提出想要转职到其他公司的话题,她表明已经决定,并向主管提出离职了,现在只等上头决定离职日期。当敏镜听到这番话,心脏顿时停了一下,「这幺重要的事怎幺现在才告诉我?至少应该先跟我说一声吧?」因为将庆和视为极要好的朋友,她的心里不免感到失落,甚至有被背叛的感觉。她认为如果庆和也把她视为好友,不该这样对她。

但无论爱情或友情,彼此认知的亲密度其实是非常个人且主观的。或许敏镜将庆和认定「最要好的姊妹」,但庆和只是把她当作「公司同事」也说不定。即便性格契合、聊得来,而且是自己喜欢的人,但因为是在公司认识的关係,所以对方很可能会认为多少保持点距离才好。

根据美国人类学家爱德华.霍尔(Edward T. Hall)研究指出,人们会依照与对方亲密程度的不同,而有不同的允许物理距离。假设陌生人突然靠近自己,我们会本能地感到恐惧,受到惊吓而后退;但如果是好朋友靠近自己,我们反而会向前迎接。

爱德华.霍尔将这样的心理距离分成四类,首先是亲密距离,零至四十五公分,能够进入这个距离的只有父母、伴侣、恋人、兄弟姊妹、极亲密的朋友等;第二种是个人距离,四十六至一百二十公分,在这个距离範围内的朋友包含社团、活动、派对的好友;第三种是社交距离,一百二十至三百六十公分,我们和不认识的陌生人最少会保持一百二十公分的距离;第四种则是公众距离,也就是三百六十公分以上,像是演讲或歌手在唱歌时,都会维持三百六十公分以上的距离。

话虽如此,但实际上并非如爱德华.霍尔所列的各种距离一样精準,因为每个人对于允许的关係距离、关係深度、关係速度都不尽相同。有些人除了家人、伴侣、非常要好的朋友,对其他人都不易打开心房;不过一旦认定对方,就会将他视为自己人并全心对待。相反地,有些人则较易与人亲近,即便和素昧平生的人也很容易成为朋友。

每个人都有自己设定的关係距离,所以有时会无意间伤害到他人。举例来说,我认为对方应该是属于一百二十公分外距离的人,若他却突然进到亲密距离四十五公分以内,我就会感到压力而不自觉想闪躲,但对方是将我放在四十五公分内的人,所以会因我这样的举动而感觉内心受创。

我们必须了解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关係距离,这样才不会在人际关係中产生误会,不能因为自己先打开心房接近对方,但对方却没有靠近而认定他讨厌自己,那单纯只是对方希望能以他的速度养成关係罢了。相反地,也不必因为对方太快接近自己而一心只想闪避,只要透过调整见面次数或时间,就能充分按照自己的速度与对方培养关係。唯有不将自己所认为的关係距离强制套用于他人身上,并懂得尊重对方时,我们才能维持彼此没压力的关係。

友谊──相互观望距离的智慧,亲密却不伤害

有些人认为,只要是儿时好友就能分享所有事,所以每天都黏在一起,即便是非常小的事也会告诉彼此;不能有任何事瞒着对方,将彼此拉到零距离,如同两人一体般,才叫真正的友情。但无论任何关係都存在着距离,期待将距离彻底消除是非常不切实际的想法。

通常医师在精神分析治疗上,认为「移情」(transference)能有效用于治疗中却也是最难处理的情感。那是患者将小时候对于父母或兄弟姊妹等重要人物的情感、希望、纠葛等,投射于治疗者身上所产生的现象。在治疗过程中,患者会显现过去的情感,治疗者聆听并体会他所述说的内容;某天患者会开始对理解自己、体谅自己的治疗者产生爱意,想要依赖并将自己託付给治疗者。这时候治疗者就必须保持警戒,向患者说明如果那条警戒线没能守住的话,患者就会失去自我控制的能力,变得更加依赖且失去活力。

在友情关係里同样必须懂得维持那条「警戒线」,即便是非常要好的朋友,也要懂得尊重彼此各自独立的心理空间,这样才能培养出在任何情况下还能独自奋战的力量。若不这样保持距离,虽然友情看似坚固,但在彼此内心深处反而会滋长出伤害彼此的毒物。

前阵子有位三十岁出头的女子对我说,她认为真正的朋友不一定要将所有心事都摊给对方看。「正因为感情很要好,掌握对方许多资讯,所以更要懂得尊重且维护彼此不愿被碰触的部分。举例来说,正因为我知道哪一句话是那位朋友的地雷,所以无论多幺生气我也会坚守那条线,并且相信那位朋友事后会自己反省,对她点到为止就够了。」

她们之所以可以维持这幺久的友谊,正是因为彼此尊重两人之间不能跨越的那条线。无论多幺要好,人与人之间同样必须有个能让彼此喘息的空间,才能改善自己的世界,两人也能互相陪伴。树木医生于钟英先生在《我想活得像棵树》(暂译)一书中提到,「看似套牢对方,实际上却没有,两人必须保持会让人想念的距离,尤其对于相爱的人来说,这段距离更是必要。也就是必须有着维持相互观望距离的智慧,亲密却不伤害彼此,且能永远感受到彼此的存在。」

所谓朋友,是在生活潦倒困苦、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,能够指引妳方向;辛苦挫折时,会默默在身旁陪伴妳的人。最重要的是,她明明很了解我,但还是喜欢我。在这极为险峻的社会里独自生活,朋友会是支撑自己的稳固靠山,是人生中不可或缺的支柱。

若有一天妳心中对某位朋友浮现:「我以为自己跟妳很要好,但为什幺妳却离我那幺远?」的念头时,记得在埋怨对方之前,先想想妳们之间的适当距离。重新检视自己会不会已经跨越那条警戒线,突然太靠近对方,而使对方感到压力。然后静静等待,因为舒适的友谊来自等待,千万别因为小小误会而失去一位好友。

一辈子的好友,来自「让人想念的距离」《为什幺,你的人生填满别人的待办清单?:那些关于人生最冰冷与温暖的事,心理医师妈妈写给女儿的真心话》